企业网络推广方案赣州seo网络营销方式

  • A+
所属分类:SEO教程

十一月的北戴河,游人稀少、冷清空荡,多数店家干脆锁门歇业。这里聚集了全国各类机构大大小小的疗养院和干休所,仅中央各部委和企业的疗养院就有100多家。

这个冬天,清冷的北戴河却因“亿元科长”马超群而火爆,在北岭一区自来水公司家属院,一位被敲过六次门的住户对财新记者抱怨:“都是来问马超群的。”这位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经理,因在其家中抄出的“1.2亿元现金,37千克黄金,68套房产手续”而震惊全国。“小官巨腐”,也是中央第六巡视组给河北的定性之一。

11月12日,新华社发表题为《河北强力惩治腐败:10个月立案14808起 查处县处级以上干部238人》的通稿,其中提及11月7日上午河北省在落实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大会上的通报,“某市一涉嫌受贿、贪污、挪用公款的官员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经河北省检察院证实,该官员正是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副处级)、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

关于马超群被查的直接原因,当地人普遍认为与勒索喜来登饭店有关。据新华社的报道,一家大企业在秦皇岛市建设一座高级酒店,马超群伸手向酒店要钱,被索贿的酒店无奈只得“从命”;但马超群收钱后嫌少,第二次又向酒店索贿数百万元,其索贿过程被录音。录音资料随后被举报到有关部门,导致其案发落马,多年来的贪腐敛财黑幕也被揭开。

北戴河华贸喜来登酒店的业主是北京国华置业,2010年开始建设,2013年开门营业。国华置业由国华电力联合多家公司发起于2002年成立,董事长房超多年兼任北京国华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有当地有人士称,马超群凭借供水大权,多年来大肆敛财。一位当地酒店业人员称,听说过马超群找他们要钱、不给钱就断水的事,但领导不在,他们也难说清详情。

但马家人认为,马超群被查是因为得罪了顶头上司——秦皇岛市城管局局长马壮。

马超群的母亲张桂英称,马壮在2013年5月调至城管局,和马超群一直不和。2013年的一天,马壮到马超群主管的北戴河供水总公司视察,门卫不允许其乘坐的车辆进入,后来请示马超群后才放车入院,马壮对此不满,先是争吵,后来两人打了起来。

11月14日,马超群的前弟媳孟秋红在接受在线访谈时公开举报马壮,称其涉嫌买官、工程受贿、公车套用车牌、大吃大喝等问题,并表示,马壮因担心自己的行为暴露而报复马超群一家。但马家人也曾表示,马超群此前并未向任何部门递交过举报材料。

财新记者多次致电秦皇岛市检察院与北戴河区检察院,对方均以案件正在办理中,不方便对外透露为由拒绝做出任何回应。

马超群今年47岁,籍贯是秦皇岛抚宁县。据其家人介绍,马超群自技工学校毕业后进入秦皇岛自来水公司,从行政处普通科员做到科长。1997年,30岁的马超群调入北戴河区,任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北戴河分公司经理,几年后兼任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助理。2011年1月,北戴河分公司从总公司独立为北戴河供水总公司,马超群任总经理。2012年,马超群被提拔为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副调研员,成为副处级干部。此时仍兼任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家人称,实际上马超群一天也没去城管局上过班。

从履历上看,马超群在北戴河供水系统担任了17年的一把手。他的家属也有数人在当地自来水公司工作。马超群的弟弟马重群、前弟媳孟秋红都是自来水系统的员工。马超群任秦皇岛自来水总公司北戴河公司经理时,马重群任山海关开发区自来水公司经理。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北戴河供水总公司负责北戴河区、南戴河旅游度假区、北戴河新区的日常用水。因为北戴河的特殊地理位置,该公司还担负着暑期中央领导、中外游客的安全供水工作,其前身连续十几年被评为“暑期工作先进单位”。据当地知情人士称,马超群因曾接待工作获得相关人士好评,获得了“大人物”照应,这也成为助长其“飞扬拨扈”的资本。

1米62左右的马超群人称“马矬子”,在当地人眼中,马超群霸道、抠门,并有涉黑的背景。连马母张桂英也承认,“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太好。”

在中专读书期间,马超群就好勇斗狠,其左脸上有一道长达7公分的疤痕,就是当时打架留下的。

到自来水系统工作后,马超群脾气依旧火爆。据北戴河供水总公司的员工及家属透露,马超群打人确有其事。好几位员工都曾“吃过耳光”,有时候还拳脚并用,“按在地上打”。

其家属称,抓捕马超群时,检察院、公安共有200多人,并有特警出动。而马超群的妹妹马青茹至今仍被羁押在看守所,在家属出具的材料中,证明马青茹是因非法持有而被抓。

另有知情人士称,马超群确曾雇佣了一些社会闲杂人员。在滨海一带的管委会小楼二楼里,就曾养了多名小混混。

对于马家人曾说马超群对职工和家属很关心,据一位家属称,马超群在工作上没出过大问题,但为人“太坏了”,更“谈不上什么关心职工和家属”。

此外,自来水公司家属称,马超群抠门且爱占小便宜,他变着法的克扣员工的工资和奖金,“找点毛病就要扣钱”,但他本人极少“露富”甚至“抠门”,“吃饭都舍不得点菜”。

在马家此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中,家属反驳对马超群“小官巨腐”的定性,马母张桂英表示,“钱是去世已经一年多的老头挣来的,和马超群没有关系。” 张桂英坚称这些巨额财产均为马超群的父亲马秉忠生前合法赚取和积累,一直放在自己家,马超群本人并不清楚家里有这些钱。

马家人回忆,马秉忠学医出身,先后在迁安医院、山海关医院等单位工作多年,后来在毛巾厂工作过,是远近闻名的中医,还常到北京出诊。“他去北京坐诊,一次就拿回过180多万呢。”张桂英说,“什么组织部长啊,我老头当年就认识,很多大官都认识”。

家人称,马秉忠很有商业头脑,计划经济年代倒过紧俏的自行车票、缝纫机票。早年还入股过唐山的一个矿,倒手时至少赚了6000万元,是这么多年里比较大的一笔收入。

张桂英还表示,大概从1960年代就开始,马秉忠就一直“囤积房子”“倒房子”,现在的房产多数是在秦皇岛旧城改造时买的,到底多少套,她也记不清了。张桂英承认,家里确实房子很多,但“不知道他们说的68套是怎么算的”。这些房子大部分在秦皇岛,此外还有两处房产在北京,一处在崇文门附近的公寓,有六套小户型;另一处在三里屯,出租给了一个酒吧。

但在财新记者一再追问相关收入的时间、次数等细节时,张桂英均称已记不清详细情况,也不能提供巨额财物的来源凭证和相关知情人士。“老头子死了,就没人能说清楚了,好多账本、凭证、资料也都烧了。”,她说,小女儿马青茹因为一直替他们打理房产,知道的比较清楚,但现在人在看守所里,家里原来存的一些单据也都被检察院抄走了。

马超群的前弟媳孟秋红说,公婆家中存有大量现金,案发前他们这些子女并不清楚。马超群的弟弟马重群也被纪检部门调查。张桂英也称,马秉忠不愿把钱存入银行,认为留着现金一来可以放贷,二来用着方便,“搬到现住处十几年来,一直都堆放在二楼的衣帽间里,房间常年上锁”“很多钱都长毛了”。

但对于马家人的说法,检察机关并不认同。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一位参与办案的检察官称,“钱财和马超群老爸一点关系都没有”。

马秉忠退休前是秦皇岛市环卫局医务科一名普通大夫,一位曾在环卫局工作的同事向财新记者透露,马秉忠医术平平,平时生活也很朴素,“没听说过他开矿、去北京出诊的事”。并表示,看新闻说他有那么多钱,不敢相信,马秉忠退休后开了一个小诊所,“他要那么有钱还开小诊所?”

沿着北戴河西海滩路向西再向北,不到热带植物园,就进入了西古城村。村里一条街的两边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景,一边坐落着漂亮的小洋楼,多为农家乐式的家庭旅馆,另一侧则是没有拆迁的小土房。

据财新记者了解,2006年以来,西古城村依托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大力发展民宿旅游产业。但在西古城村的拆迁改造中,一些村民因不满拆迁补偿而多次上访,至今仍没有解决。

当地线人告诉财新记者,马超群亦在西古城村获利,这里的一家“古城乡村饭店”为马超群所有。据该店网站信息显示,饭店共有20间客房,与北京军区疗养院只有一墙之隔,距离北戴河西海滩、南戴河天马浴场5分钟车程。

多个信源告诉财新记者,马超群凭着和当地村干部的“铁哥们”关系,白拿了一块地,马超群在此建起饭店,然后出租给他人经营。

村委会值班人员告诉记者,这家乡村酒店确实为马超群所有,原来这块地是个养殖场,后来租给马超群的。该村委会人员承认,确实是以“较低的价格”给了马超群开饭店,也不算白拿。

当记者提出与该村支书联系时,值班人员称,村支书现正在外考察养老民宿,也不方便透露其联系方式。当地村民指称,村里主要负责人在西古城改造中有严重的贪腐,他们上访多年无果,几次被截访被打,家里都养了多条猛犬,就怕黑社会上门。

习母亲往事李克强谈价格改革沪港通乌鲁木齐至北京高铁三大核电项目央企薪酬改革美日澳深化军事合作枭龙战机清理违规水电附加费学区房就近入学河南检察官开矿牟利山东寿光食品厂火灾习会见巴西总统政府每年让利400亿四川坠机疑似歼-1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